iiiiiiiiiRisiiiiiiii

如果说了后悔 是不是一切就能倒退

回忆多么美

活着多么狼狈

到了某个年纪你就会知道
一个人的日子真的难熬
渐渐开始尝到孤单的味道
时间在敲打着你的骄傲

查看全文

我们在火车站见面的那一刻,就好像是要私奔去…

查看全文

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差一个月,差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查看全文

坐在办公室画图画图,心突然就飞到了那个热烈阳光的午后,洗过的天和大朵的云,呆萌的牛牛,飞扬的经幡,透明度30的湖水和通天的草原,及那时的你我

查看全文

2015.5.16

一点都不值得
好想回家

查看全文

2015.2.10

石头记里说过
凡是真心爱的 最后都散了
凡是搭伙过日子的 最后都圆满了

查看全文

2015.2.8

爱情的成本很低
它只需要两个人和一点荷尔蒙而已
要结束它的成本很高
可能是一颗带着伤口永远无法愈合的心

我想念彼时的我们
和那些快乐的记忆
那是无论谁出现都替代不了的时光
它就那么真实而安定的存活在脑海中
此生足矣

查看全文

生日快乐

😎我特么又老了,次凹

查看全文

嗨,你这是怎么了

今天心血来潮翻看别人的旧日志,发现那些伤春悲秋,感慨人生都发生在25岁之前的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太快,感慨自己已经老了,要奔三了怎么办,天天活在这样那样的人心惶惶中…呵呵,我们是怎么了,不把自己说的惨点似乎过不去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但是时间没有在我们的害怕中走的半点迟疑…转眼,我们发现已来到了那个曾深深恐惧过的年龄,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焦躁了…因为似乎没有想像的那么糟。

查看全文

福祸参半

没给你带来快乐
带来的全是麻烦
我们真的是彼此认为的对的人?

查看全文

才发现最难得到的竟然是平淡如水

查看全文

搬了新家,房东不准养小宠物,没关系偷偷养,有天早晨醒来竟然看到房东大人坐在客厅…可怜的豆豆,主人不得不给你换个铲屎官了…北京地区觅一靠谱小伙伴陪伴小姑娘以后的喵生~快一岁虎斑,猫三针已打,已绝育。猫贩去死!

查看全文

我想要的是独一无二,能给吗

查看全文

多余

什么叫多余,
多余就是夏天的棉袄,
冬天的蒲扇,
还有等我心凉之以后你的殷勤。

查看全文

2014.6.6

好累 想放弃
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怪圈 想跳出去却没有勇气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很难过 却挣扎着不愿醒来 力求一个美好的结局
可是时间过去了 发现一切都变了 时间回不去了 人也回不去了
原来是梦醒了……

查看全文

【】

已经输了!怎么办

查看全文

2014.4.8

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查看全文

他说:“有一样东西啊,你从来都不觉得它是你的,即使它每天都在你身边,你都觉得这东西是借的,是迟早要换的,自己也提醒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东西。可有天,别人告诉你,它是你的了,也不知道要咋个高兴才好。”

有一样东西啊,你握在手里也不觉得它真实,你认为总有一天她会离你而去。因为你并不相信你自己能有给她幸福的能力。老天爷和你开过一个玩笑,好在它派了这么一个人,给你这么一场梦。秋生以为梦终究会醒,但好在这场梦,我们可以一直睡到头。

查看全文

2014.3.13

你让我变的不用坚强,但我的那份坚强你能一起承受吗

查看全文

一座城市的温度应该不是天气预报的数字,而是有没有一个可以温暖你的人。

查看全文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

查看全文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查看全文

外遇 亦舒

女人何必为了一个以为很爱自己的男人结婚生孩子照顾家到头来还要帮他收拾残局折磨自己

阅读文字:

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结婚六年了,家明是一个不错的丈夫。至少我想他是不错的,他尽责,而且在家里,他是和蔼的,对两个孩子又好。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从来没有。


但是我在他口袋里,发现了一个女孩子写给他的信。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怎么可能呢?一封情书?


家明已经卅一岁了,早已过了收情书的年纪。我把他的西装裤拿出去洗,照例翻一下裤袋,不希望漏了东西,但是却看到了这封信。


我打了开来。


照礼貌,我是不应该读他的信,但是结婚都六年了,大儿子已经四岁半了,还讲什么礼貌?


看到女孩子的笔迹,我很奇怪,信上只写短短几行:


家明: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玫瑰


十七日


信寄出有三天了。奇怪,我并不是十分吃惊,也许因为信写得十分的好。情书或者就是应该如此大胆坦白、不肉麻不造作的。而且字迹又很稚气,像一个孩子写的,签名十分大,好像在什么文件上署名,证明一件事实一样,非常有决心的“我爱你”。


如果家明是教书的,我会以为这是他学生的杰作,但是家明在一间保险公司已经做了四年了。


这个女孩子,是谁呢?


我把信翻来覆去的看。信封上的地址是家明的公司,邮票是本地的。


同在一个地方还要写信,实在是浪漫的。可惜家明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又有两个孩子。


忽然之间,我发觉我的手是凉的。


难道结婚六年,还比不上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他认识她多久了?他对她可好?


我不知道。


这个女孩子对他恐怕是好的,写这样的信给他。


我把信仍旧放在裤袋里,把裤子仍旧搁在椅背上。


家明下班回来,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什么。


他吃了晚饭,与两个孩子玩了一下,就睡觉了。


第二天他出门上班,我再去看他的裤袋,他那封信不见了。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害怕。


这件事情,发生有多久了?他瞒了我又有多久?


他不该瞒我。


他可以马上对我说:“我不要你了,六年的婚姻,不算什么。”他可以这么说的。


他为什么要瞒看我?这件事是怎么开始的?我太糊涂了,我对他太信任,根本没想到他会做这种事情,我做梦也没想到有女孩子会写情书给他。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个女孩子叫玫瑰。


很好听的名字。


我悲哀起来。恐怕她很年轻吧?我已经老了,但是我这段日子,是与家明一起渡过的,难道他不知道?我们毕竟是夫妻啊。


下午家明来了一个电话,他说他下了班有同事请吃饭,不回来了。这种电话是很普通的,我总不能将他与外界隔绝,我总要让他出去吧?但是今天我怀疑了。他真的是与同事出去?


我不相信。


我是无从调查的,我只是想,这个叫玫瑰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样的?恐怕只有十八九岁吧?家明有没有骗她?我的睑色苍白起来。


我走到房间去,想开家明的抽屉,他上了锁。我与他已经结婚这么些日子了,他还把抽屉锁着,这是什么意思?而我,我却想偷开他的抽屉。我的天啊,我们两个人怎么变成这样子?


我找来了一管锁匙,这一管是多余的,本来早已束之高阁了,现在却又翻了出来。我打开了锁,拉开了抽屉。我有太多的事要做,我应该去买菜,买了菜回来弄饭,再去接大儿子放学,把小儿子从托儿所领回来,但是我却坐在这里翻丈夫的东西。


家明的东西放得很整齐,都是文件。他不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家里吧?我细细的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我有点失望,但紧张之中,又有点宽慰。


然后我看见了一本地址薄,我快快的看了一看,里面夹着的一张纸片,上面写着:


黄玫瑰


落阳道十号二楼


那字迹我是不会忘记的。她姓黄,住在落阳道。我总算有了姓名地址。很奇怪,我推上了抽屉,没想到我会看到了她的姓名地址。


我推上抽屉,锁好了。


我把两个孩子都接了出来,把他们送到婆婆家去。


我饿了一夜,也心酸了一夜。家明是十点三刻到家的,他回来得特别迟。我看着他。


他脱了外套,点了一枝烟。坐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他问:“孩子呢?”他还记得孩子。


我说:“到婆婆家去了,明天星期天,让他们玩一下。”


“唔。”他说。


他总是不说话,下了班最多看一会儿电视,然后洗了操,与孩子玩几分钟,就睡觉了。他显得出奇的累,开头我以为他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现在看来,恐怕是他对这个家的厌倦吧!


因为他没有出声,我也没有出声。


星期天,我以为他不会离开家,但是中午他还是出去了,他说约了朋友。我没问,问是没用的。他要是存心骗我,我说什么也不管用,问一千次他也能用谎话来堵我。


我忍受着。


我没想到我能忍得这么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记住了。落阳道十号,姓黄叫玫瑰,多好听的名字,而我,我只叫做淑芬。


星期一,他上班去了。


我打电话到他公司去,他的声音有点冷淡。“什么事?”他问:“我正忙着呢!”


我说:“要把孩子接回来吗?我想晚上与你去看一场戏。”


他答:“接回来好了,别麻烦妈妈,改天才看戏吧。”


我说:“好。”我挂了电话。


默默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到房间去换了一件衣服。我原应打扮得漂亮一点,不该像个标准黄脸婆的样子,但是我没有心思。


我出门。


叫了一部街车,我说:“落阳道十号。”


是的,我想去见见她,见见她没有什么不对吧?我想见她一下。或是见她的母亲一次,我想找个人说话。


车子到了落阳道。


我放下了心。落阳道原来是这么美丽的一条街,两旁都是影树,此刻开着红艳艳的花,房子都是老式的,顶高只有四层,深深的露台,都透着凉气。我的背被汗浸湿了,看到这样的屋子,却也忍不住松一口气。


住在这种房子里的,怕不会是鄙俗的人吧?


我上了二楼,木楼梯,洗得很干净,我按了铃。


隔了一会儿,我再按一次。


没有人应。上班去了?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女孩子探头出来。“谁?“她问。


我看着她。


她有很长的头发,轻而且软,松松的散在肩上。我的头发却因家事忙而剪短了,好打理。她的一张脸是蛋形的,下巴的线条很好。眼睛美而且亮,嘴唇很丰厚,廿三岁吧?我想,长得不算十分美,但却这般明媚。


她只披着睡袍,像刚刚睡醒的样子。


她不像我心目中的黄玫瑰。


“找谁?”她又问一次。


“找黄小姐,”我说:“黄玫瑰小姐。”


“我就是。”她有点意外,“哪一位?”


“我姓陆。”我说。


“陆小姐?”她问我,“我们好像没见过。”


“陆太太。你可以不让我进来,我是陆家明太太。”


她呆住了。一手扶着门框,看看我。我低下了头。我是吓了她一跳,但这又有什么高兴可言呢?


过了很久,她说:“请进来。”


她拉开了门,我走进去。尽管是老房子,还是开看冷气,冻得舒服,客厅的窗帘拉拢着,暗暗的,桌子上一大瓶黄玫瑰,散看香气。家具都是极考究的,家明没有钱,他的薪水只紧紧够家用开销,他连这瓶玫瑰都买不起。我奇怪她看中了冢明什么?


家明是一个极普通的男人。


我是一个极普通的女人。家明配我是可以的,但是配她?我想家明配不起。


客厅右角放满了书。她不是那种女人,而那种女人也不会喜欢家明。家明没有钱。


这大概是我一直放心的原因,家明根本不是有资格找外遇的男人。


我看看这个女孩子。她比我想像中更好更成熟。


她比我略矮一点点,刚刚好吧,家明一直说我比他高比他重,她是纤巧的,宽大的睡袍遮不住她美丽的线条。她为我倒了一杯茶。


我欠欠身,我苦涩的说:“打扰你了。”


这么好的环境,难怪家明要留着不走了,我不怪他。这个地方有点像世外桃源一样,与外界隔绝了的。


我与她默默的对坐着。


她的头发垂在额角、眼角、嘴角,啊,无所不在的头发。


她忽然说:“陆太太,你……很好看。”


我冲口而出:“不,你才美,你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她又说:“不,我认为你是美的,到今天我才知道。”


她低下了头。我也低下了头。


我哭了。我问她:“你知道他结了婚?”


“知道。一开始就知道。”


“可是,你为什么?”我问。


“我爱上了他。”她说。


“但是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你会愁没有男朋友?”我低声问她,我不明白。


“在开始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寂寞,我要找一个伴侣,他有很暖的手,很暖的身体,于是我说:好吧,就是他吧,我爱上了他。开头我没想到我会爱上他。”


她很冷静。


忽然之间我也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会来的。”她说。


“对不起。”


“不不,道歉的应该是我。”她站起来。


暖手?我可不知道家明有很暖的手,我想他的手温应该与一般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她却说家明有很暖的手。


“他……爱你?”我问。


玫瑰转过头来,她微笑,“他说是。但……就当他是吧,我并不相信。”


“为什么不相信?”


“他没有表现出来。爱一个人,我知道是怎么样的,我很容易爱上一个人,太容易了,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随便,只要那个人有一双暖暖的手,然而什么人的手是冷的呢?”她的笑转为苦涩。


“你是要家明与我离婚?”我怯弱的问。


“不是离婚的问题。只是我觉得……他并不爱我。”


“但为什么你仍然与他在一起?”我问。


“我爱上了他。”


“他不值得你爱,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所有写字楼里都有他那一类型的男人。”


她垂下了头,“或者你是对的,但是我遇见了他。他有可爱的地方,我为他很吃了一点苦,但是无所谓,他有他的好处。”


“你不要嫁给他?”我问。


“有时候我想。当每个人都有丈夫孩子的时候,我看着总是觉得份外寂寞。我想嫁一个人。但是我不能与他结婚,我冢人不会准我嫁他。”


“为什么?”


“他……太普通。我家里人很挑剔,他们总觉得我该嫁个轰轰烈烈的人。”她笑了。


“可是你这样子与家明下去,有什么打算?”我静静的问。


我一直在发问,她一直回答。


“没有什么打算。”她说:“日子总是要过的,无论怎么样,他给我快乐,唯一抱歉的是,我偷了你的时间,也偷了你孩子的时间。”


我想到了每天我们的生活,以及他那份仅仅够开销的薪水,他对我的冷淡,我忍不住要苦笑,这样就算对我们有爱?恐怕家明最爱的,只有他自己吧?


他是聪明的。


忽然之间,我想到他是最聪明的。


他不会跟我离婚,何必呢?他现在与玟魂在一起,又没有顾忌,他已经得到了玫瑰的一切,离了婚,他娶她,怎么可能配得起她。


恐怕玫瑰如果跟了他,不到一两年,玫瑰也会变成第二个我了吧。他这样做是对的,在玫瑰那里得到了他的享受──他不要玫瑰的烦恼,只要她的欢欣。他在我这里,仍然有一个家,他是一家之主。


多么两全其美。


然而他是这么的损害了玫瑰,也这么伤害了我。


我倒还是活该的,谁让我嫁了给这个男人?但是玫瑰呢?玫瑰又犯了什么错误?他太利用她了。


我低下了头。


“他是喜欢你的。”我说:“我看得出来。”


“我想是的。不过他是一个不错的丈夫,我的意思是,他总是记得家庭,记得孩子,也记得你,他是好丈夫,我见过比他坏十倍的男人。他是念旧的。我很想认识你,他常常提起你。”


她是怎么忍受的?为什么像她那样一个女孩子,要与家明在一起?我太不明白了。


“你很漂亮,这是我没想到的,我没想到他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太太,我原以为你个子很小,相貌很普通。”


“可是你比我更美丽得多。”我说。我是由衷的。


“不不,我长得不好,我从来不喜欢自己的脸。”她说:“请你相信我,我不会抢走家明,只要你明白,而且我没有能力把他从你手中抢走,如果他会离开你,他早就离开了。”


我说:“但是此刻他回到家里,像一个麻木不堪的人,不说半句话,一脸都是厌倦,这样的婚姻!拖下去怎么办?”


“不会吧?”玫瑰看看我,“他显得这样爱家,他爱他的儿子,对我……他完全像对一个朋友一样,甚至没把我当一个女人,他不爱听我的烦恼,每当我诉说一些什么,他总是把话题远远的支开,所有我说他算不爱我,但是他是爱你们的。“


“你有一个很漂亮的家。”我说。


“我的家?”玫瑰笑,“这是我父母的家。他们旅行去了。两个星期之后才回来。”


“你的父母,一定很爱你。”我说。


“是,那当然,有哪个父母是不爱子女的?”她微笑,“他们溺爱我。”


“你不怕令他们失望?”


“我不觉得。”她说:“爱上一个人,与那个人的条件无关,有条件的大概不是爱吧?我爱上了冢明,也是很纯洁的,我实在是想好好的爱他。我的父母明白这一点,他们很不高兴,但是我总得有爱人的自由。”


我有点感动。“为了你自己好,你应该离开家明。请相信这句话出自我的真心,我不是为了自私叫你离开他。”


“我晓得我应该离开他,我早晓得了。只是……做起来并非是十分容易。”她说:“我已经把感情付出去了。”


“你可以挑一个好的男人。”


“在我眼里,他实在是不错的。“玫瑰说。


我有点奇怪,我甚至忘了悲伤。家明在她眼里不错?我一直说家明不错,那是因为他还算是个尽责的丈夫,现在证明他另外有了女人,连这一点都已经被否定掉了。


玫瑰,这个叫玫瑰的女孩子,是一直晓得他是结了婚的,他对她并不负责任,但是她居然还说他好,为了什么?她看上去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


“他只是……没有太大的理想。或者曾经一度他也有过理想,只是后来放弃了,我觉得他很年轻,你不觉得?他有点孩子气。”


我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他?孩子气?”我不能想像:家明有孩子气,我老觉得他有气没力的。


“你没有觉得?”她问我。


“没有,”我说:“完全没有。”


“他很怕冷,你知道吗?他是怕冷的,我常常满屋子的开了冷气,他不喜欢,他怕冷。”


我说:“但这是你的屋子,电费是你父母付的,他为什么嫌这个嫌那个?他没有资格说话,他是一个荒谬的男人,我现在才发觉我嫁了一个这么滑稽的男人。”


“是我给他这个权的,我们……是朋友,他不需要对我负责,我并不怪他,从头到尾,我是不怪他的,他并没有骗我,他对我是不错的。”


“作为一个这么有条件的女孩子,你的要求是太低了。”


“我只要一双暖的手,不管这双手是偷来的好,借来的好,当我寂寞的时候,有人握住我的手,我已经满足了。”


“那应该很容易。”我劝她。


“不容易,像今天你来过了,我就不会再见他了,再见他,我会觉得不好意思。有时候我妒忌你,因为你有他,名正言顺的,而我却没有。”


我忽然说:“我跟他离婚好了,你可以有他,我觉得他已经不值得我容忍了。六年来,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无论你的吸引力有多强,他是不该做这种事的。”


“不,他爱你。”


“他才不爱我。”我说:“你相信我好了。”


玫瑰的声音低了下去,“男人大约都是这样的吧?我尽量把他想得很好。”


“是我使你的幻想破灭了?他就是那种典型的男人,但是他运气好,他碰见了你,他原本不过想占一点小便宜……“


“不!”玫瑰尖叫,“他不是那种男人,绝对不是!”


“我会把他说得那么坏?”我问她,“他到底还是我丈夫,但是你说了,什么男人都是一样的,他也就是那样了。”


“你不要跟他离婚,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的家庭……我不想破坏你们的家庭,我以后不见他就是了。”


“问题是以后我也不想见他了。”我说:“我还有一双手……”


“不要因为我的缘背──”


“不是因为你,我刚刚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原来我嫁了六年的男人,会是这个样子。”


“你要与他离婚?”


“是的。”


“其实所有的男人都差不多,”她小声的说:“他,我老说他是不错的,你要是多了解他,你会发觉他是不错的。”


我冷笑了。


他们总是说妻子不了解他们。


他们总是说这种话。


我的天,如果我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也许我可以匀得出时间来了解他,如果我们的开销松一点,说不定我的精神就不会那么紧张,我的笑容会多一点。


我们的生活是生活,不是幻境。


生活有美丽的嘛?而他却挑剔我不了解他。


大概他认为玫瑰了解他。


我佩服玫瑰。


但是玫瑰得到了什么?恐怕也没有什么,正如她自己说,她不过得到了一双温暖的手,借来的。我愿意把家明给她,只怕她到那个时候,也会觉得家明的一双手并不比别人暖了。


她觉得他好,只是因为她还没有得到他。


家明与我有多久没有握手了?我不知道。他见了她,是常常拉着她的手吧?家明在她面前,或者是完全另外一个人?我不知道。


我只觉得累。


六年的婚姻。孩子。家事。整天的洗衣服收拾地方买菜煮饭。我累得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事。


近年来我唯一听到的赞美,竟出自玫瑰之口,她是我丈夫的外遇,她说:“你很美。”她说我美。


我没有眼泪。离婚不是容易的事。两个孩子又该怎么办?把他们安置到哪里去?我呢?我以后的日子又怎么过?


现在还可以麻木不仁的拖下去,来一个转变,恐怕我受不了,大概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我有点羡慕玫瑰,她说离开家明,便可以离开他,而我,我却不能,我是一个上了枷锁的人。


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分别,她真是自由。


我的语气轻了下来,我很鄙下的问:“你……真的以后不见他了?”


“是,你可以相信我。爱一个人是为一个人好,不是吗?我不会破坏他的家庭。”她说。


“我相信你,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她低下头,她很爱低头,很爱皱眉,那种神情,是非常诱人的,如果我是家明,我也会看上她,这么标致的女孩子,这么痴心,这么低的要求。


我叹了一口气。


这恐怕对她也是好的吧?她是不能嫁给家明的,即使家明不是有妇之夫,她还是不会像给他的,他与她差得太远了,我知道。


“我走了。”我说。


“对不起。”她抬起头来,一脸的眼泪。


我扶着她的肩,我说:“玫瑰,他不值得你这样。”


她侧头,脸上的悲伤是无法遮掩的,“或者他是不值得,但是他没有骗我。”


我忍不住说:“谁会骗你这样的女孩子呢?”


她苦笑。我走了。


街上骄阳似火,我说过,与玫瑰的家好似两个世界。我忽然不怪家明了,我说了他许多坏话,也许我们两个人都累了,他能找到这样的地方来憩一憩,难怪他要来。


我把孩子接了回来,照样煮饭。家明依时下班。我一句话也不说。以后的一个星期,他都没有“同事请吃饭”。开始的时候,他有点神不守舍,我甚至看到他呆呆的站在窗前。电话响的时候,他特别紧张。


这都是为了玫瑰吧?我不怪他,玫瑰本来就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也想念她。家明即使选了她,与我离婚,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她的确要比我好,我绝不怨她,要怪,我也只怪家明。


玫瑰果然不再见他了,她答应我的事,可真做到了。


我有点愧意,没想到她这么有诚意。


家明过了两个星期,才渐渐恢复正常,他常常留在家里与孩子们玩,仍然是一个好丈夫的模样。我为玫瑰惋惜。这么难能可贵的女孩子,也不过只叫他思念了两个星期,我没有丝毫的妒忌。


爱情只是男人生活的片面。


我想到了玫瑰那天一脸的眼泪。她一直说他好,她没有说过他半句不是。但是也为她做了什么?他不过把她当突然而来的艳遇?


我反而想念她。


是的,我会想念她很久很久。


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我们的家还是与以前一模一样。家明每天上班下班,把薪水拿回家来。我每天在家做那些做不完的家事。家明大概不晓得我见过玫瑰吧。


但愿他不知道。


我会一直装下去,装作不晓得这种事发生过。玫瑰说过,他们都是这样的,而我们,我们要生活。



查看全文

虽然你平时没什么存在感,又呆又傻,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与我同住一个屋檐下却不属于我,但几日不见还是有点想念你啊。。。傻豆豆童鞋

查看全文

树洞

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写东西了
那些看到就会难过的地方
不再去了

遇到不开心
就找地方躲起来
关自己一个人在房间
时间就放慢了

你除了消失 还会做什么
我一直记得你说的这句话
可若是给你一个满身是刺的拥抱
我还是觉得躲起来是为彼此着想
只是这些用不着再解释给你听了
我改了很多 你不知道 可这一点我还是改不掉

查看全文

明年,你还爱我吗?

她总说我太悲观,你问我以后的计划,跟我说什么时候去哪,我只能答你到时候如果还在一起的话,,,

"╰+梧桐メo:

刘烨结婚了。
他在婚礼前,把自己关起来哭了好长时间。
曾经说着“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娶谢娜,只要她愿意嫁给我,
我现在就可以娶她”的人
就这样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了。 
刘烨说,
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谢娜。
可是这样的话听着都会觉得伤感。

刘烨最终也没有和谢娜在一起。
那个说着非谢娜不娶的刘烨,也结婚了,娶了一个法国女人。 

那时候,大概你爱我,我爱你,就是简单爱情的全部 
何炅好像说过,谢娜和刘烨没分手的时候,已经很久不见
有一天在北京机场遇见,
刘烨说,宝宝,你不抱抱我吗?然后谢娜就哭的不行了。



看着谢娜的自传里有一部分是说她和刘烨的。 
6年的感情让她们彼此都成长了不少。 
谢娜说他们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坚强的在一起。 
却在大家都对他们祝福的时候分开了。 
6年! 


那个说着非李大齐不嫁的周迅,也单身了。
不知道是为什么。 
只知道,他们5年的感情,
会成为他们彼此生命中最精彩的时光。 
5年! 



之前辛晓琪在演唱会上,再次唱响那首《领悟》时,
哭的如此伤心,痛彻心扉。
辛晓琪最终也没有和爱的人在一起,
想必是真的领悟了。


我们,一直都是在输给时间。 
所以说,这年头,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动心,让我们相信呢。 

陈升曾做过件很煽情的事。 
他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 
仅限情侣购买。 
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 
但是, 
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 
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
一年后,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 


票当然卖得很快。 
也许这个是恋人双方证明自己爱情的方式吧。 
“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呢。”
“一年,算什么。” 

这场演唱会的名字叫做 。。。明年你还爱我吗? 


听似很简单的疑问句,
实现起来却被赤裸裸的现实击败。 
到了第二年。 
陈升专设的情侣席位。 
果然空了好多位子。 
他面对着那一个个空板凳,脸上带着怪异的歉意, 
唱了最后一首歌:把悲伤留给自己。


去年我们曾牵手走过很多地方,在车站拥抱。 
一起看电影,往彼此的嘴巴里塞零食和饮料。 
一起幻想明年的这个时候, 
甚至是很多很多年以后,
我们在干嘛,要干嘛。 
可是感情的脆弱我们谁也想不到。 
这一秒幸福,下一秒就可以崩溃。 
恋情, 
崩盘起来,往往太措手不及。 
再多的甜言蜜语,累积起来也敌不过分手两个字。 



世界上有太多的悲哀。
曾经多么骄傲的要一起幸福一辈子,
到头来却剩下自己.。 

不想再奢望什么了,
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角落里,欣赏你们的幸福.。
夜的黑暗与我做伴,
躲在被窝里,真的体会到了思念的痛..
痛却不能说..
其实自己不是那么矫情的,
其实难过不想告诉任何人的..

渐渐发现,
痛,就自己忍着.
即使说,也无从说起..
只想问、你能爱我多久....




相恋多年的人们就这样形同陌路,彼此生活。
或许,他们并不是不爱对方了,
而是不能给对方各自要的生活。
应该相信,他们或许依然爱着对方。
只是,
一个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相爱却无能为力。
生活就是这样,最终相守到老的人,
也许并不是那个曾经许下山盟海誓,
承诺白头偕老,暗自发誓这辈子只爱她一个的人。


终究,终究时间会带走一切。
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松开了彼此的手?
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放弃了自己,放弃了对方?
会一直说真的没什么,
然后又对着别人的故事沉默。
表面终究会归于平静,只是内心的波涛汹涌却不为人知。
只有自己才知道,
谁是自己真正爱的那个人,谁又是伤了自己的那个人。
所以最后的最后,
当我们都有了彼此的归属,
你只能是我记忆中模糊地剪影而已。


一个女人突然决绝的跟相爱五年的男友分了手,
闪电般嫁了他人。
她说她要结婚,她实在等不起了,
而他虽然爱她,却根本没有一点这方面的意思。 
过了几年,男人也结婚了。 
那个新娘其实未必比她出色多少,
或者这一次他的爱有多么深, 
只不过她出现的时机实在太好了,
刚刚好在他萌生倦意想安定下来的时候。 
于是,不需要什么更好的理由了,
她来得正是时候,那么,就是她了。


其实我们寻寻觅觅了那么久,
遍尝每一次爱情的甜蜜与艰辛, 
而最后选择的爱人,
不过就是在我们心意动时,经过身边的那一个。 
什么青梅竹马,什么心有灵犀,
什么一见钟情,都不过是些锦上添花的借口, 
时间才是冥冥中一切的主宰。 


回首往事的时候,
想起那些如流星般划过生命的爱情, 
我们常常会把彼此的错过归咎为缘分。 
其实说到底,缘分是那么虚幻抽象的一个概念, 
真正影响我们的,
往往就是那一时三刻相遇与相爱的时机。 
男女之间的交往,充满了犹疑忐忑的不确定与欲言又止的矜持, 
一个小小的变数,就可以完全改变选择的方向。 

如果你出现的早一点,也许她就不会和另一个人十指紧扣; 
又或者相遇的再晚一点, 晚到两个人在各自的爱情经历中
慢慢学会了包容和体谅,善待和妥协, 


在你最美丽的时候,你遇见了谁? 
在你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她又陪在谁身边? 
在你心灵最脆弱的时候,又是谁在与她同行
爱情到底给了你多少时间,去相遇和分离,去选择和后悔? 


重温《大话西游》, 
看到紫霞深爱至尊宝的时候,他心心念念的寻找他的白晶晶, 
而当他终于看到了她留在心里的那一滴泪,却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利。 
每一次看到他潜入另一个人的身体,去偿还前世欠她的一句承诺, 
再看他在夕阳下孤独的走远,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落泪。 
不是不心动,不是不后悔,
但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相拥。 

如果爱一个人而无法在一起, 
相爱却无法在适当的时间相遇, 
如果你爱了,却爱不对时间,
除了珍藏那一滴心底的泪,
无言的走远,你又能有什么选择? 

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千万人之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得的缘分, 
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的错过,
错过了杨花飘飞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 

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
在一次次的心酸感叹之后,才能终于了解。
即使真挚,即使亲密,即使两个人都已是心有戚戚,
我们的爱,依然需要时间来成全和考验。 

这世界有着太多这样那样的限制与隐秘的禁忌, 
又有太多难以预测的变故和身不由己的离离合合, 
一个转身,也许就已经一辈子错过。 

多年以后,才会参透所有的争取和努力,都抵不过命运开的一个玩笑。
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所有的结局,就都已经完全改变.......


感触:
听说你结婚了,听说你有孩子了,听说你们过的很开心
多好的事情,我为你开心,自己却有点后悔。

多少年没见了,我却还是会记得你,
多少年过去了,你却依然在我的心里。

我们为自己设了个圈,自己绕阿绕的,总也出不了这个圈。


那么,明年,你还爱我么。

查看全文

1.8

不知道你怎么想
我特别累

查看全文

不管谁出现,都不会改变我要跟你吃遍北京的计划,

杨炸炸的影像视界:


关于我拍的那组爱在北京最冠冕堂皇的评论!!!!

查看全文
© iiiiiiiiiRisiiiiiiii | Powered by LOFTER